开端

1977年,随着自由主义在普世圣公宗成员内愈演愈烈,于是近2000位普世圣公宗的主教、牧师和平信徒聚集在美国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召开了一次国际会议。大会最终发表了《圣路易斯宣言》作为会议成果。

此外,很多与会人士决定将自己置于美国圣公会伊利诺斯州春田市的荣休主教艾伯特·钱伯斯的牧养之下。并于1978年10月,将教会定名为“Anglican Catholic Church”,简称ACC,即“安立甘公教”。目前,ACC的教会分布在北美洲、中美洲、南美洲、非洲、澳大利亚及新西兰和英国,并且在印度也已发展出两个教省。

为何并称“安立甘”和“公教”

安立甘公教会(Anglican Catholic Church)是安立甘(Anglican)教会,即英式教会。换言之,该教会使用传承自古典英格兰教会的礼仪、神学及灵修方式。又因其接受古代教会中业已被公认为无误的所有教义,故也有大公教会(Catholic)的属性。

是否新教徒

新教徒和公教徒这两个词常被成对使用,误解也颇深。

首先需要了解的是,尽管天主教友如此宣称,但“公教”并不等同于“罗马公教”。东正教及其他东方正统教会同样也是大公教会,只是不与罗马教宗(以上教会包括安立甘公教在内,称罗马教宗为“罗马主教”)共融。“新教徒”一词也同样经常被误用。

英格兰教会在十六世纪与罗马天主教分裂。虽然宗教改革运动在欧洲大陆蓬勃发展,但英格兰的宗教改革却在本质和意图上都有所不同。究其首因,实为政治。尽管分裂的直接原因令人不齿(英皇亨利八世想与其同时的皇后阿拉贡的凯瑟琳离婚),但时任英皇亨利八世仅是为了实现不受制于罗马教廷的政治意图,却始终无意成为新教徒。

当然,也有不少英格兰信徒想效法欧洲大陆的改革派,改宗为新教徒;与此同时,也有英格兰信徒期望与罗马天主教完全共融。然而,当时的英国安立甘宗教会却与欧洲大陆的改革宗教会截然不同。

宗教改革运动始于德国,由马丁•路德发起;在法国,是约翰•加尔文;在瑞士,是胡尔德莱斯•慈运理。他们接受“唯独圣经”的原则,意思是信仰和习例都只以圣经为依据。然而,英国的宗教改革者们却呼吁,必须按照古代教会的教导来解释圣经,尤其是惟一至公的七次普世大公教会所厘定的教会传统。

欧洲大陆的宗教改革者们几乎一致反对或主张削弱“使徒统绪”这一教义。而另一方面,英国的宗教改革仍坚定保留了这一教义。所谓“使徒统绪”,即是主教凭借祝圣礼成为使徒的继承人,超脱时空的限制而直接与最初的使徒们联系在一起。

由于欧洲大陆的宗教改革者们拒绝使徒统绪,并且实际上发展了另外一套对于祭司职分的理解,因而他们就丧失了祝圣司祭圣职的有效性。但是,在英国的改革中,英国圣公会却留意保留了“司祭”(Priest)这一头衔,因为这个词包含了实实在在的实质和意图。

基督是最完美的祭司,教会是他的身体。这个身体上的肢体与身体的本质是一致的。

英国圣公会保持了使徒统续,有主教、司祭、执事等圣职。其崇拜礼仪虽然使用英语,并有所改革,但这敬拜的形式却一直保持在教会崇拜的历史性和连续性中。英国宗教改革运动旨在改革当时教会的不足并回归古典教会至公至一的信仰。

从亨利八世起,在安立甘主义者中就一直存在着一种神学观点,强调在英国圣公会内继续保持大公教会的传统。在伊丽莎白一世登基之后的伊丽莎白时代,有理查德•胡克(Richard·Hooker)主教;之后,在劳德(Laud)大主教和查理一世时代,有乔治•赫伯特(George•Herbert)和兰斯洛特•安德鲁斯(Lancelot•Andrews)。到了牛津复兴运动和高派圣公会时期,约翰•亨利•纽曼(John•Henry•Newman),爱德华•包法利•蒲塞(Edward Bouverie Pusey),约翰•基布尔(John•Keble)以及约翰•梅森•尼尔(John•Mason•Neale)则是其中坚力量。

安立甘公教的信理

安立甘公教会接受大公教会历史中所载,主后第一个千禧年惟一圣而公之教会的训导。尽管当时东西方教会在崇拜礼仪上有些差异,但从教会诞生于圣灵降临节起,直至主后1054年的东西方教会大分裂之前,这个教会才是真正完全的大公教会,拥有无误的信仰和教义。

因此,安立甘公教会既是名副其实的英仪公教会,也是持守严谨的西仪正教会。

安立甘公教会不仅是耶稣所传,圣而公之教会的一分子,也是忠实保持英格兰古大公教会传统的践行者。教会致力于高举历史悠久的大公教会的信仰,保持使徒统绪及正统的敬拜礼仪并福音的见证。

我等敬拜独一天主为三位、又敬拜三位为一天主。其位不紊、其体不分。盖圣父一位、圣子一位、圣灵亦一位。然圣父之为天主、圣子之为天主、圣灵之为天主、其性为一、荣光同等、威严同是永远。非三天主,乃一主。其真为一、非在体之相紊、乃在位之为一。起初如此,现今如此,以后亦如此。世世无尽。(以上摘自2018年修订版《公祷文》之《阿塔纳修信经》)今昔之一切皆受造于天主,依天主之意运行不紊。

我等相信耶稣是上帝唯一和最终的启示,以及耶稣所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因为圣经明明告诉我们的,祗有靠基督的名,方能得救。(该句摘自2018年修订版《公祷文》之《圣公会纲领》,即《三十九条信纲》)

圣经、圣传和圣灵

我们相信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提摩太后书3:16)。上帝的启示则是默示给受圣灵感动的先知(彼得后书1:21),并且上帝的圣言包含全部旧约圣经,以及全部新约圣经。新、旧两约若缺其一,则两者都不完全。我们相信从古代大公教会的主教和教父们而来的圣传,就是在前七次大公会议上所制定的教义。我们相信圣灵赐予教会生命、启迪和引导。

我们相信“二+五”件圣礼

我们相信七件圣礼是内在灵恩、属灵存在以及耶稣基督工作的外在可见的表征(圣事,外面有可看见的记号,内面有不可看见的灵恩。是基督亲自设立的,为我们受恩的法子,也为我们受恩的凭据。(以上摘自2018年修订版《公祷文》之《教会问答》)。按照慈母圣教会的信仰和习例,我们声明这些圣礼为:

二个福音圣礼:

基督在教会里,设立圣事,只有两件:一是圣洗,一是圣餐。(摘自2018年修订版《公祷文》之《教会问答》)

圣洗圣礼:凭借赦罪和在基督里的重生,并成为他奥秘肢体的一部分,也就是教会。这个圣礼是得救所必须的。

圣餐圣礼(弥撒):就是凭借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牺牲,将我们联合到他完全的献祭中。那是一次永成的,藉由他受难而赐下的,我们白白得到的恩典,并赦免我们所有的罪。这些恩典都是通过他真实的临在于饼(圣体)和酒(圣血)的可见外在形式中。基督在这属天的粮食中将自己给予我们领受,并且使我们与他及他的神圣肢体——教会,连为一体。

五个教会圣礼:

坚振圣礼:以洗礼结束后受洗者灵魂上的“印记”(Seal of the Holy Spirit)为礼成标志。

告解圣礼:藉由告解,虔诚的信友被呼召转变自己的生活、痛悔己罪并与上帝重新和好以及宽恕他人。

圣职圣礼:是不朽的、神圣的、并从使徒传下来的职分,它符合基督的意愿。是为了管理他的圣教会以及圣道、圣礼所建立的职分;按基督所建立的三阶圣职,有主教、司祭和执事,并仅限于男性。仅只有主教才拥有完全的使徒权柄,即监督信仰及传递圣职。

婚姻圣礼:这神秘纽带就是一男一女在他们一生中承诺和联合。

终傅圣礼:上帝医治的能力和安慰藉由此专门地施予给那些身体或心灵有疾病,但是怀着信心的人。

诸圣相通

我们相信诸圣相通,那是一个受祝福的团契,包括了在世与不在世的所有具备信心的信徒。

传统上,普世教会被认为包含了已经得胜的教会(已在天国的基督徒)、仍在争战的教会(健在的基督徒)、其他教会(已经故去,但还未身在天国的基督徒)

此外,我们相信圣母马利亚是主上帝耶稣基督的母亲,她超越了所有其他人,并且成为主耶稣救赎的第一人。

根据圣约翰的启示录,天上圣徒们的祈祷能帮助在地上有信心的信徒(启示录6:9-11;5:8;8:3-4)。圣徒们不应该被崇拜或敬拜,因为只有上帝才配受。但是他们的祈祷能帮助在地上的基督徒,就像地上的基督徒为另一个基督徒代祷一样。

人的生命神圣不可侵犯

我们相信人类生命的神圣性。生命起源于孕育之初,所以故意通过流产将胎儿从子宫中取出实乃重罪。

而且,我们相信,无论是被用“安乐死”、“无痛死亡”或“协助自杀”等辞藻如何粉饰,故意直接取走无辜之人的生命即是谋杀。

我们相信,所有的人都将有直面我主耶稣基督的时候,他是人类最终的审判者和永恒的君王,他将通过人们的信心和行为判断他们应得的报赏。

关于教宗宣称安立甘宗的圣统无效

教宗利奥十三世(Pope Leo XIII)曾于1896年发布《圣座文告》宣称英国圣公会使徒统绪无效。有鉴于此,坎特伯雷大主教弗雷德里克·天普(Frederick Temple,1896-1902年任坎特伯雷大主教)以及约克大主教威廉•达尔林普尔·麦克拉根(William·Dalrymple Maclagan,简写为William·D·Maclagan,1891-1908年任约克大主教)以《教会常务声明》(文件名为拉丁文Saepius Officio,于1897年发布)做出了回应,声明安立甘宗的祭司职分保留在从未中断的使徒统绪之中,这历史性的主教职分保留在了不列颠群岛,并且从最早期的教会而来。

然而,罗马天主教坚持安立甘宗的使徒统续在使用爱德华六世时期的祝圣礼文时就已经断裂了,因为那一份祷文删除了所有提及主要的祭司职分的内容,并且有意在编订中没有对“圆满的祭司职分”、大公教会主教的具体任务或是“大祭司的职责”做出明确指示,这些在罗马教廷看来都是非常重要的。罗马教廷一厢情愿地将基于中世纪后期的圣礼观推而广之,认为是对教会所有历史时期都是有效的。

对于他们的反对,大主教在声明中指出:若以此类推,在九世纪到十世纪的罗马教宗主持的祝圣礼文中,上述的祭司职分或是圣事神学也并不明显。那么依据这套针对安立甘宗的标准,将会导致罗马天主教的祝圣也同样无效。

教宗的权威

既然我们已经陈述过了安立甘公教会不是罗马公教而是英格兰公教,那么我们不在罗马主教的普世管辖权之下也并不出人意料。另外,我们的定位是,尽量能媲美分裂之前的大公教会的传统。

另外,教宗在天主教内对于藉由教宗亲自颁布之信理,可使用“无谬误”特权(即“教宗无谬误”)。安立甘公教相信无误论,但是同时认为该特权并不应仅操之于教宗,而应该属于整个惟一至公的大公教会,未分裂时期的普世大公教会主教会议就是行驶该权力的最好诠释。

但是自从1054年之后,普世大公教会离散了,所以结果就是,我们不承认罗马天主教单方面举行的会议,如特利腾会议、梵蒂冈第一次会议、梵蒂冈第二次会议等等做出的公告和决议具有与七次大公会议相同的效力。

然而,我们依然承认教宗作为罗马主教并拉丁教会的大牧首,并给予充分的尊重。但是,在“同事中之首席(primus inter pares)”的古教会原则下。他是“平等中的第一位”,并因此具有独特的角色和责任。

最近出现了很多关于罗马天主教会设立圣公会特别教区决议的消息。请访问以下网址阅读安立甘公教对罗马此项决议的回复。

http://www.anglicancatholic.org.uk/2009/11/09/a-response-from-the-acc-to-rome-s-offer-to-former-anglicans/ 

持续”的安立甘教会

现今有好些肢体常常被一并称为“持续安立甘教会”或是“安立甘持续体”。他们当中有些承认、有些未承认(或拥有)1977年圣路易斯大会的统续。然而,严格来说,我们相信只有安立甘公教会(Anglican Catholic Church,简称ACC),安立甘基督君王教省(The Anglican Province of Christ the King,简称APCK),以及安立甘北美联合教会(The United Episcopal Church of North America,简称UECNA)这三个教会合法地继承了安立甘大公主义者的传统。

这三个教会有着同样的起源,都是来自于同一条使徒统绪——就是通过艾伯特·A·钱伯斯(Albert.Arthur.Chambers,通常简写为Albert·A·Chambers)主教。并且,她们同样肩负着捍卫使徒统绪和圣路易斯大会所阐述的信仰和道德的责任。

近来,教会合一又取得了令人振奋的进展,以上三个教会所辖的教区重申了对彼此的互相并可以互领圣餐。

更多关于持续安立甘运动,请点此查看。

礼仪概要

在整个安立甘公教会中,举行圣餐礼有几种不同的礼仪可供采用。

《公祷书》被用来作为早晚祷的礼文。圣餐礼(或称为弥撒)的大祝谢文是来自于《英语弥撒经本》或《安立甘弥撒经本》。《英语弥撒经本》用的圣餐礼文就是众所周知的“额我略感恩经(或称为罗马感恩经)”。在弥撒中,《安立甘弥撒经书》也可与“1549年公祷书大祝谢文”、“美国1928年公祷书大祝谢文”或“额我略感恩经”搭配使用。

我们所有的事奉礼都在传统英仪下进行,崇拜礼仪祷文都是取自英王钦定版圣经(KJV)。在一些事奉礼中,我们会唱圣咏,它们也都是取自于英语圣咏集。

我们有时在教区中使用的高派礼仪,不建议施加给那些来自于广派或者低派的圣公宗传统团体。事实上,我们代表着那些想要承担义务并且加入我们的人们。

的确,我们代表着那些已经采取行动决志投身教会的信友和已经融入ACC大家庭的教会。然而我们对于那些使用其他ACC所批准的礼仪的新成立的宣教区,也是保持开放的态度。

信仰把我们团结在了一起,如果你们愿意分享或寻求这种信仰,教会随时都欢迎着你们。

关于未来

对所有人,尤其是那些努力读完了以上简介的朋友,我们藉着友谊之手和基督徒的爱为你独辟蹊径——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我们期待着你的加入。

加入我们

在安立甘公教中,诚如《圣路易斯声明》中所言,我们的精要如下:正统的大公教会信仰和敬拜方式及使徒统绪。为了灵命的成长,我们也需要福音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