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正典」?

博客 2019-03-13

「聖經」兩字可以泛任何事物的權威著作,如「時裝潮流聖經」,或指聖哲經書,如《新唐書.藝文志一》:「自孔子在時,方脩明聖經,以絀繆異;而老子著書論道德。」當然,本網站所稱的聖經,僅指信奉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宗教經典。

英文 Bible 一字,來自希臘字 βιβλία (biblía),原意是「書卷」,是眾數字。約四、五世紀開始,這字漸漸用作指我們今天所指的聖經。到了中世紀,這字跟隨其他許多希臘字,一起流進歐洲各族的詞彙,而且轉化成單數字。

「正典」指一系列文章結集成典,文章的數量有限制,在結集成套後不可再增刪。舊約的正典,指猶太教的《塔納赫》(תנ״ך‎,Tanakh)、或稱《希伯來聖經 》(Hebrew Bible)。新約的正典,指27卷在耶穌釘十字架後寫成的書卷,集合成為基督教權威文獻 。

舊約「正典」

舊約的內容與猶太教的《塔納赫》(或譯《泰納克》)相同,基督徒稱之為希伯來聖經(Hebrew Bible),視之為神透過猶太人所完成的。不過,猶太教卻不相信耶穌是神,所以也沒有所謂「新」或「舊」之分。因此舊約只是基督徒用的名稱,猶太教就只有《塔納赫》。

《塔納赫》(希伯來文:תנ״ך‎,英文拼寫:Tanakh)當中的T、N、K,便是指 Torah (תּוֹרָה,妥拉)、Nevi’im (נְבִיאִים,先知書)、Ketuvim (כְּתוּבִים,文集)三個部份,共24卷。基督徒稱的《希伯來聖經》,內容相同,但把〈撒母耳記〉上、下卷,〈列王紀〉上、下卷,〈歷代志〉上、下卷,都分別當作兩卷計;〈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又分開當兩卷計;「十二小先知書」也分開當作12卷計,所以總共計作39卷了。

古代沒有印刷機,抄寫古籍過程艱苦,每篇著作都必定廣泛被認為具價值,才會製作和保存大量抄本。從時序看,並非先有24卷書被定義為「正典」,才開始有人抄寫。「正典」共24卷書,這個數字首次在次經〈以斯得拉二書〉(2 Esdras) (或譯〈以斯拉續篇下〉、〈厄斯德拉後書〉,又稱〈以斯拉四書〉、4 Ezra)出現,該次經的成書時間約在公元100年(EB, 2013, “Biblical literature”),雖然內容是傳奇故事,但清晰提到24卷書是神聖的。當然,這不是說所有書卷都遲至公元100年才取得權威地位;相反,《撒馬利亞人五經》(Samaritan Pentateuch)可以間接證明,「摩西五經」早在公元前五世紀尼希米時期撒馬利亞人分裂出來前,甚至更早,已經被視為神聖。至於先知的著作和〈詩篇〉,也較早取得權威地位,例如〈路加福音24:44記載耶穌復活後向門徒顯現及說話,提及「摩西的律法、先知的書和詩篇」,代表後兩者的地位在耶穌時代已經可與「摩西五經」併排。

既然基督教的舊約就是指猶太教的《塔納赫》,為什麼在信奉基督的教會當中,東正教、天主教和新教的舊約聖經,書卷的數目都不相同?細看基督教舊約成典的過程,便可以更深入了解。

新約「正典」

新約成典的因由和過程,跟舊約的情況不同,因為能夠納入正典的新約書卷,總受一些客觀條件規限,例如:包括書卷必須在耶穌釘十字架後才成書,必須以希臘文寫成,內容必不可違反信仰基礎等等。

但除了以上簡單的客觀條件外,其他因素變得較複雜。究竟為何芸芸著作中,只有27卷書才具有神聖的地位,結集為新約呢?

這問題可從許多不同的角度看。有人說正典作者受聖靈感動、被聖靈充滿,但其實有許多使徒、聖賢的著作或行為也同樣受聖靈感動、被聖靈充滿,所以不能說受聖靈感動的著作必屬正典。比較廣為人知的「條件」,包括:書卷內容是否正統、是否源自使徒、和是否廣為早期教會接納;但很明顯,應用這三個條件在不同書卷上,情況都各有差異(Metzger, 1987, 第254頁)。例如,希伯來書的作者不詳,也有不少早期教會不接受約翰二書〉、〈約翰三書,但經過歷史洗禮,最後都成為正典了。我個人覺得,無須急於跳到結論,也不應先看教會會議頒布了什麼律令;反而應靜靜回顧歷史,客觀地看看每位歷史人物在什麼情況下做過什麼事。這個方式,有點像我們當律師的,在普通法制度下,在訴訟中要申明適用的法律原則,便要翻查過去百多年來的法院判詞,研究以往類似案件中的當事人做過什麼事,法律的原則便會自然顯明;而不是像歐洲大陸法系的律師般,先看立法機構頒布的法典。

當我們客觀地審視歷史,就知道新約成典的經過,並不是自然出現的,也不是像十九世紀末的學者華菲德 (Benjamin Breckinridge Warfield, 1851-1921)說,每卷書寫成後便加添到正典中。​​正如覺近代的學者阿勒特指出 (Allert, 2007, Ch. 1),這裡涉及四種容易混淆的概念:一、早期教會使用了某著作 (例如保羅的某一封書信);二、早期教會把該著作視為權威;三、早期教會把該著作視為聖經;四、早期教會把該著作定為「正典」的其中一卷書。以上四種不同的概念,最初由十九世紀的德國學者哈納克 (Adolf von Harnack, 1851-1930) 提出。教會引述或朗讀某一著作,與把該著作當作聖經引用,「完全是兩回事」 (Allert, 2007, Ch. 1)哈納克以《巴拿巴書信》作例子說明他的立論,詳見〈巴拿巴書信〉。

阿勒特 (Craig D. Allert)指出四種容易混淆的概念
事實上,耶穌釘十字架後的幾十年,都不斷有不同體材的著作湧現,有書信、記敘文、甚至預言等等。當中有些著作很快便獲接納為權威,或被排斥;但又有些著作卻經過較長的時間才廣為接納。經過歷史洗禮,最後獲公認的,便是這27卷,稱為正典。整個成典的過程,經過漫長的時間。在〈新約聖經由來〉中,我們會仔細重溫整個過程。​​詳見:《新約聖經由來》。​
评论 (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