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用公祷书和礼节?

沈子高 主教

“行这礼是什么意思?”(出12:26)这是犹太人每年守逾越节家庭礼拜时年纪最小的一人必须发问的一个问题。年纪最长的一人就解释这节的意义和开始他们的崇拜。我会举行礼拜总是用公祷书且采用教会自古传来的若干礼仪。同道们有时发问同样的问题是极应该的。我今天试述用礼文和礼节的意义。

一、用公祷书的意义:重视公祷 加强虔诚

我们常说子女对父母说话用预先拟就的发言是没有的。所以崇拜时用祷文者就是虚伪,至少对于上帝是天父的道还不够认识!这句话有一部分真理,可惜不是全部分的。我们确实信上帝是天父,可是诚实和虚伪不能从祷告的形式决定。我们没有听见过唱书本上的赞美诗,是不诚实或不属灵。若是对上帝说话不该用祷文,那么对人说话或做报告之时何必用拟就的文章?古代臣子上奏君王何必写奏章?重要的是在说话的准备和内容。发言者早拟文章是重视这个会议和到会的人们,也是为了减少错误的、片面的、不必要的和没有成熟的思想流露出来。对上帝说话如果是拉拉扯扯的、随便谈的,或视为敷衍对方的聊天,这就是使崇拜庸俗化了。公祷是为满足同道的灵性需要,加强团契的信仰,以及集体的与上帝灵交。崇拜时所用的祷辞要不违反上列原则是不容易的,不能随便由牧师或任何人毫无准备而信口开河的!我们相信圣灵能随时给人灵感,并且用说不出来的叹息帮助我们祷告。可是我们经过长期的灵修默想而拟就的祷文就不能说是无圣灵的引导。我们自以为最属灵的祷告在上帝看来还是幼稚的。这一点更提醒我们有准备的、已审查过的祷文的需要。我们亦需要在灵性上极高超的人来帮助我们怎样崇拜。因此,公祷书采用不少圣徒遗传的祷文。例如:圣保罗的“使徒祷文”(林后13:14),圣盔斯屯的“求允祷文”。教训人用心灵和诚实拜天父的耶稣(约4:23)同时也“照他平常的规矩进入会堂”(路4:16),参加犹太教用祷文书的崇拜。他又传一篇模范祷文给门徒(太6:9-13;路11:2-4)。耶稣的圣范是我们应该追随的。

二、随口祈祷的偏差和主观性

一般来说,牧师中间讲道口才好的多于能领礼拜帮助人虔诚的;解经动人的多于能代表教友祈祷而无重视偏差的。这也是很自然的,因为讲道解经比较容易,是对人而是代表他个人的;主领礼拜、奉献祈祷是不容易的,因为是对上帝而代表全体信徒的。任何领祷者难免流露他个人的特点或缺点,或者喋喋不休地重复,或者强调某一信条而轻忽一切其他,再或者借祈祷而教育上帝,教训同道……在这种场合之下我虽然极力愿意参加崇拜,难免生出一种批评的情绪。在祷告之时,我必须先检查一切祷辞我能否赞成,然后我肯说“阿们”,否则真变为不诚实,随意同意了自己并不一定真心同意的祷告。在紧张的静听等候之中,在被领祷者的特点或缺点吸引之中,在心理上抗拒因牧师“怪癖”而产生“独裁”之时,我无法虔诚与上帝灵交。这是一件不敬而苦恼之事,不敬因为不专心又不虚心,苦恼因为丧失了崇拜和公祷的目的。

我会用公祷书并非鼓励牧师懒惰,可以不必预备而领祷,或者将基督教崇拜沦为机械式的念经。我们是承继两三千年的公祷经验。犹太人自古就有礼文,试看所罗门奉献圣殿的祷辞(王上8:23-61)。所以接受历代最好的祷文、礼仪而拟订的公祷书时我们可以比较专心地崇拜和客观地看领祷者。因为这书是已经被教会审定,牧师不是代表他自己,而是代表教会奉献祝祷。因为这些祷文是圣徒的作品,又被公教会认为高超属灵,我不能生出批判的情绪。因为我有公祷书在手,我的虔诚不致受领祷者的缺点而波动。领祷者穿的圣衣提醒我的灵性必须清白圣洁,更提醒我这在地上的崇拜是和在天上的崇拜有联系的(启7:9-17)。战争的教会和凯旋的教会同属一个身体。

三、加深教会团契的精神

团契是医治主观和自私的特效药。举行公祷的理由之一是人的社会性。我不能离群索居而生存。私祷果然重要,未免是个人的。最有价值的事物我不能独占,必须共享的。我们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更了解此点。宗教在个人生活的最深处也具有此点。信天父必须信人类是一个大家庭,信基督必须信同道们在基督内联为一体。公祷书中的祷文、礼文都具有社会性。我们用此书而崇拜,不能不加深教会观念和团契精神。例如:书中规定每日早晚用的《诗篇》是两三千年来犹太民族的赞美诗,是主耶稣和使徒所唱的诗,亦是两千年来表达了信徒的希望、祈求和颂赞。我们今日用它之时不能不联想到信徒数千年来不断地奉献他们的心香。今日我们齐口同声地念《诗篇》,我就和古今信徒在一个灵性范围之内。再例如:书中祷文所代表的时间、空间和民族。年代最古的是在三千年以上,就是结束“总祷文”的亚伦祝文(民6:24-26)。年代最近的有数十年。在新公祷书中盼望有我国今日同道所拟的祷文。撰祷文的信徒出自各州各国各民族。有名的作者是少数,无名的作者是多数。有东方教会神学家,有西方教会的圣品人,有教会在地下崇拜时代的启应文,有古神学院(修道院)的集体创作。用这些祷文的人数是无法计算的,他们中间有勇敢的证道者、舍命的宣教者、博学的教师、虔诚的妇女、立志献身的青年、饱受试炼的老汉、终身代祷的修士,勤于职守的牧师,已经在不同岗位上忠心爱主的信徒们。我们用这些祷文真是和像云彩那样围绕我们的圣徒在一起崇拜。这个灵性团契打破我们地方主义、种族成见和宗派观念,使我领略教会的“圣”和“公”是怎样的。

四、崇拜需要计划

哥林多教会中有不少“属灵人”,他们标榜灵恩、方言等。圣保罗责备他们的强调“灵恩”,以致崇拜变为杂乱无章,非但不能造就人,还被不信的人认为癫狂。最后他给他们一个原则,“凡事都要规规矩矩地按着次序行。”(林前14:40)次序是从计划而来的。公祷书是一部计划崇拜的书。它先将一年的时间计划起来,就是教会年历。半年记念主的一生,半年记念信徒灵程。圣徒们的生辰、殉难日是依照历史遗传的月日而记念。周年礼拜是遵循教历。早晚祷的读经,圣餐崇拜时的书信福音也按着教历计划起来。每天和每主日的崇拜、信徒自生至死的各种记念崇拜、教会派立圣品、祝圣圣堂等崇拜都根据历代的崇拜经验而计划。为信众的灵性造就,为教会的健全发展有计划的崇拜时极紧要的,而庄严的崇拜不应该随着领祷者一时的“灵感”而举行。信道群众有权利要求制定一个长期性的、包含全面福音的、不忘教会过去的历史亦顾教友今日灵性需要的崇拜程序。这个我们只在公祷书中见到。请不要误以为这书已经达到理想。我以为理想的崇拜用书是不能达到的,因为崇拜是一件关系灵性的大事,特别是人和上帝灵交的事,言语文字是无法表达灵性上的理想的。任何祷告(随口的或文字的)难能使每一个人说这是“我的”祷告,已经完全表达了“我的”意愿。可是用灵性超高之人的祷告虽不是我的,对我仍有益,因为它可以提高我的目标,助我升入祈祷的精神。这一点是无法计划的随口祈祷难能达到的。不要忘了公祷书是教会两千年来牧养教友和努力崇拜的硕果。它已是无数同道登天朝观的阶梯。我们愈研究这本书的历史和内容而愈为这个崇拜计划感谢上主引导教会用心灵诚实来亲近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