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正教緣懷弟兄翻譯,承蒙其授權安立甘傳統施工轉載此文章。

本文轉載自新浪博客“正教之言”。

新浪博客網址為:http://blog.sina.com.cn/s/blog_d5f4659b01030gdz.html

神聖的司教,坎特伯雷總主教聖奧斯定

瞻禮日:

聖君月二十七日(聖人安息日)

聖架月十三日(敬遷聖人聖髑日,只在坎特伯雷慶祝)

坎特伯雷總主教聖奧斯定

聖奧斯定與羅馬教宗對話者額我略(在西方的傳統中,他被稱作大額我略)一起被敬禮為「英格蘭的宗徒」。他很可能於六世紀中葉出生在西西里,是後來成為教宗的額我略的好友。年青時,聖奧斯定在羅馬的聖安德肋修道院裏度修道生活,這座修道院是聖額我略創建的,後來,他成了該院的監院【即院長的副手,聖額我略是該院的院長。】。聖額我略稱讚奧斯定精通聖經,擅於處理修道院的各種行政管理事務。

大約在596年,聖額我略派遣奧斯定作為由四十位意大利修士所組成的傳教團的首領,前往英國傳教。可敬者聖伯達在他的《英吉利教會史》中記載了這一對英國教會具有決定性意義的傳教團的歷史。有關導致這位教宗派遣他們前往英國傳教的典故十分著名。據說有一次,聖額我略碰巧到了羅馬的奴隸市場,在那裏,他看到三個長著美麗的頭髮、來自英格蘭北部的盎格魯青年奴隸。他就向奴隸販子打聽他們是誰,是哪裏人。奴隸販子告訴他這三人都是盎格魯人,來自德伊拉(當時英格蘭北部的一個國家)。這位未來的教宗衷心希望這些盎格魯人也能如同天使一般,脫離天主的震怒,進入永恆的福樂。【在拉丁文中,盎格魯意為「天使」,德伊拉意為「天主的震怒」。】

於是,當時機成熟時,聖額我略就決定完成他所發的宏願:在英格蘭這塊土地上重建正統的基督教。(我們在這裏使用「重建」一詞,因為我們已知基督教在羅馬佔領時期,也許從一世紀起直到羅馬軍團撤出不列顛的410年就早已存在於那裏了,但是此後不久,基督教就迅速完全從英格蘭消聲匿跡了,直到奧斯定所帶領的傳教團的到來;但是,與此同時,基督教仍存在於凱爾特人所定居的威爾士、頓諾尼亞【今不列顛西南的康沃爾郡,德文郡,以及多塞特與薩默塞特的部份地區。】、愛爾蘭與蘇格蘭等地區,並逐漸發展興旺起來,當時,修道生活在那裏非常興盛。)

對話者聖額我略與坎特伯雷總主教聖奧斯定

在他們前往不列顛的路上,傳教團在高廬(今法國)停留了一段時間,在那裏,據說,聖奧斯定在安茹行了他的第一個奇跡:因著他的祈禱,在那裏神奇地湧出了一股泉水。一行人先來到高盧南部著名的萊林斯修道院。那裏的修士將盎格魯人的生活與習俗告訴了傳教團,他們特別說,盎格魯人絕大多數都是些殘忍野蠻的異教徒。與奧斯定同行的人聽後都很驚恐,猶豫不決,不敢繼續前行,於是,他們決定讓聖奧斯定返回羅馬,向教宗額我略詢問他們進一步應怎樣做。教宗鼓勵奧斯定,並祝福他回去,命其他弟兄不要灰心喪氣,反而要毫不猶豫地繼續前行。教宗應許他們會熱切為他們能成功的傳教而祈禱。

597年,這些意大利的修士在一些做翻譯的法蘭克司鐸的陪同下,來到了英格蘭東南角的肯特海岸。按照傳統,他們在肯特的厄布斯弗利特或附近地區上了岸,就在塔奈特島,當時有一條小河使該島與英國大陸分開,但如今,它則成了大陸的一部份(在那地方現在仍立有一個十字架,以紀念傳教團的抵達)。當時,肯特是英國最有影響力的國家,定居在那裏的主要是日爾曼的朱特人部落。

肯特國王聖埃塞爾伯特

從562年起,肯特王國由異教徒埃塞爾伯特(後來他將成為聖埃塞爾伯特)統治。幸運的是,他的王后是一位皈依基督教的法蘭克公主,名叫貝爾塔。與英吉利的其它王國不同,一直以來,肯特與高盧之間都保持著穩定的貿易往來,與歐洲大陸與基督教世界也交流不斷。出生在高盧的貝爾塔王后答應嫁給埃塞爾伯特王,但有一個條件,國王必須允許她在英國繼續實踐基督徒的信仰,且要同意她帶著自己的聽告解神父留德哈德一起前往英國。埃塞爾伯特王不但同意了這一條件,還將坎特伯雷的一座古老的小教堂送給她(儘管該堂後來被重建,仍是英國非常古老的教堂,經過了一千七百年,一直保存至今)。

埃塞爾伯特王已對基督信仰有所了解,因此非常友善地接見了聖奧斯定,但是,與此同時,他也表現得非常小心謹慎。他並沒有邀請聖人到他的王宮去,而是在一棵橡樹下與他交談,他這樣做顯然是希望能保護自己不受基督徒的「符咒」。肯特王宮位於坎特伯雷,當時那裏被稱做「杜若維爾農」。據傳,國王與奧斯定的第一次正式會面發生在塔奈特島上蘭斯蓋特附近的利奇博魯地方。眾修士陪伴著聖奧斯定,詠唱著優美的基督教讚美,在一個巨大的銀製十字架與一幅巨大的救主基督聖像的引導下前來歡迎國王。
修士們的言談舉止給埃塞爾伯特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聖奧斯定通過翻譯向埃塞爾伯特王發表了他的第一篇講道。後來,為紀念這一事件,在那裏建起了一座小教堂。埃塞爾伯特王對基督更感興趣了,雖然他聲稱自己還不準備接受新信仰。但是,他卻允許奧斯定與他的所有弟兄住在肯特王國的首都──坎特伯雷,在那裏向他的臣民自由宣講基督信仰,並將聖瑪爾定堂給了他們。

據傳,就在那一年──597年──的聖神降臨節【這一日期源於編年史家多瑪斯•厄爾穆罕修士(Thomas Elmham,1363-1427)的記述,他撰寫了《坎特伯雷修道院史》。聖埃塞爾伯特很可能是在此之後才受洗的,但是,肯定早於601年,因為在那一年他接到了教宗的正式祝賀。】,埃塞爾伯特王在聖瑪爾定堂接受了洗禮,與他一起受洗的還有許多貴族。不久,有大約一萬肯特人也追隨他們的君王,接受了聖洗的光照。他們大多是在肯特的一條名叫斯威爾的小河裏接受了洗禮。這是在羅馬人統治不列顛之後,第一次有大批英吉利人皈依正統基督教。伴隨著這一引人注目的事件,有許多病人獲得醫治,還有許多奇跡發生。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奧斯定,還是埃塞爾伯特王,都沒有強迫任何人接受洗禮──這完全是民眾自願做出的決定。接受洗禮的有朱特人、盎格魯人與撒克遜人。修士們開始定居在坎特伯雷靠近今天的斯塔普門的地方,在那裏效法基督,度著守齋、祈禱、守夜的生活,他們前往民眾那裏,給他們宣講福音。不久,有更多的奇跡發生了。顯然,天主的豐盛恩寵降臨在英吉利的這一個角落。

聖瑪爾定堂

第二年,598年,聖奧斯定去了高盧一段時間,在那裏,他被祝聖為總主教。於是,他成了第一位坎特伯雷總主教,英國教會的首席主教。從那以後,坎特伯雷被視為是英國的教會首都。由於成功的在英國的肯特及鄰近地區進行傳教,聖奧斯定與教宗大聖額我略一起被尊為「盎格魯的光照者」。在與聖奧斯定一起前往英國傳教的修士中間,還有其他幾位聖人:第二任坎特伯雷總主教聖老楞佐(+619年);第五任坎特伯雷總主教聖奧諾里(+653年);坎特伯雷的修道院的首任院長聖伯多祿(+607年);以及約克的著名執事聖雅各伯(死於七世紀末)。601年,聖額我略從羅馬派遣了新的一批傳教士,他們中的一些人後來也成了聖人:第三任坎特伯雷總主教聖麥勒托(+624年);第四任坎特伯雷總主教聖猶斯托(+627年);第一任約克主教聖保利諾(+644年)。他們從羅馬帶來了聖髑、禮典、教堂聖器與祭衣。

聖奧斯定在坎特伯雷修建了主教座堂,將它奉獻給救主基督。據說,在此之前,可能在羅馬人佔領不列顛期間,在同一地點曾有過一座教堂。如今的坎特伯雷主教座堂──英國的第一主教座堂──是在聖奧斯定所建的主教座堂的基礎擴建而成的。眾所週知,總主教開始在坎特伯雷城牆附近修建了一座修道院,為紀念聖伯多祿與聖保祿,該院在他去世後建成。這是英格蘭的第一座修道院。聖奧斯定在坎特伯雷還建了一所學校,當時的許多基督徒都到那裏求學,那裏產生了許多未來的聖人與教會的知名人士。在聖奧斯定去世後,這座學校培養了大批傳教士,前往東盎格魯王國傳播福音。

上面所提到的聖伯多祿成為坎特伯雷的修道院的首任院長;但是,在他於607年前往高盧的途中,他不幸在離布倫不遠的昂布勒特斯附近落水溺死,他的聖髑至今仍在那裏受人敬禮。在奧斯定於坎特伯雷所恢復的古老的基督教教堂中間,我們必須提一下聖潘克辣堂【聖潘克辣是教會初期羅馬的殉道童子,他的一部份聖髑後來被迎請至英國,直到今天,他仍在英國受到敬禮,為紀念他,倫敦的一個火車站就名為聖潘克辣車站。】。

羅切斯特主教座堂

聖奧斯定還在肯特王國設立了羅切斯特教區。首任羅切斯特主教是聖猶斯托,他後來升任坎特伯雷總主教。羅切斯特的第一座主教座堂奉獻給聖安德肋宗徒。第一位出生於英國的主教聖伊塔瑪爾就是七世紀時繼他之後的一位羅切斯特主教,根據記載,聖伊塔瑪爾的聖髑顯行了許多奇跡。如今位於羅切斯特城梅德韋河河口的主教座堂則是奉獻給基督與天主之母的。在聖奧斯定時期,在肯特的瑞卡弗建成了一座優美的教堂,奉獻給聖索非亞──天主的上智。至今仍能看到這座教堂的遺跡。

肯特王后聖貝爾塔

聖奧斯定在晚年又在東撒克遜王國設立了另一個教區──倫敦教區,當時,東撒克遜王國也處於聖埃塞爾伯特王的統治之下,他是英國亨伯河以南的諸國的最高統治者。在埃塞爾伯特王的幫助下,聖奧斯定全力傳揚基督信仰,在肯特王國各地建立教會。這位神聖的國王與他的王后貝爾塔受到羅馬教宗聖額我略的高度稱讚,在一封書信中,教宗甚至將他們比作亞宗徒君士坦丁大帝與他的母親聖后海倫。

聖奧斯定在英國傳教期間,與教宗大聖額我略一直保持定期的通信。他們之間的通信一直保存至今,絕大多數學者都認為這些書信都是真實可靠的。兩位教會的司教在信中所討論的主要是各種禮儀、牧靈與禮規的事務,以及傳教的方法。教宗建議:應逐漸引導英國人接受真信仰,而不應強迫任何人接受正教。所有的偶像都要從異教神廟中除去,但是不必拆毀神廟建築──要將它們改成基督教的教堂。傳教工作應一步一步慢慢來。為了讓英國人放棄他們古老的異教習俗,設立了許多新的基督教慶節,這些慶節經常在先前的異教節日上慶祝。但是,那些與異教信仰無關的本地習俗與傳統並沒有被取消,只是在基督徒生活的亮光下得以保存與轉化,這樣,英國人就能培養他們自己的基督教文化。英國教會就這樣得以發展了起來,它以羅馬的正教會為典範,卻仍保留了特有的地方風俗。

據記載,聖奧斯定在一次巡遊各地時,在肯特的奇勒姆地方,藉著祈禱治好了一個啞巴女孩,在多塞特的瑟尼阿巴斯湧出了一股泉水,這泉水具有治病的效力。聖奧斯定想要使土著的不列顛人【土著的不列顛人是今威爾士人的祖先。】與由歐洲來到英國的盎格魯人和撒克遜人和好。儘管他做了許多努力,不列顛人仍視盎格魯人是外來入侵的敵人。儘管相對於盎格魯人和撒克遜人而言,在不列顛人中間教會在聖奧斯定來到英國之前就已發展了起來,但是他們不希望與盎格魯人和撒克遜人和解,也不想與他們有所交往,即便盎格魯人與撒克遜人已開始接受基督信仰。不列顛人也拒不承認聖奧斯定是他們的主教。只有到了七世紀末,坎特伯雷總主教希臘人聖德奧多若才成功地使雙方達成和解,將不列顛人與英吉利人結合在一起。

坎特伯雷總主教聖老楞佐

在盎格魯人與撒克遜人的皈化過程中,奧斯定的傳教團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雖然我們也可以說從愛爾蘭來到英格蘭的凱爾特修士聖艾丹對他們的皈化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在聖奧斯定去世之後的三十年間,聖艾丹成功地在英格蘭的東北部開展傳教活動。這兩位聖人在七世紀正教傳入英格蘭的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不能被過份評價,因為他們兩人各自以純正的正教精神生活在不同的教會傳統之中。在英格蘭的後羅馬時代所存在的兩種不同形式的教會傳統,豐富了英國教會的生活,並使之變得更加多元化。

聖奧斯定在英國只生活了七、八年,但是,在他臨終時,他親眼看到了英國教會已初具規模。在他去世前不久,救主親自在一個神視中顯現給聖奧斯定。就在他所熱愛的導師教宗聖額我略去世後不久,這位神聖的總主教也離開了世界,時在604年或605年。他被葬在他於坎特伯雷所創建的修道院裏。在生前,他就以顯行奇跡而聞名。747年,英國教會在克洛維肖召開主教公會議,確認了對聖奧斯定的正式敬禮。

聖奧斯定去世後,仍不斷顯行奇跡,特別是在他的聖髑於1091年敬遷至坎特伯雷修道院的諾曼式新教堂之後(博學的戈斯凱林修士就是在那時撰寫了他著名的《聖奧斯定傳》,以及敬遷他的聖髑的記述)。聖人的聖髑一直保存在那裏,直到宗教改革時期,聖人的聖髑大部份在宗教改革時期被毀。但是,仍有一小部份聖髑幸存了下來,後來,它們被迎請至肯特的奇勒姆地方的教堂裏,不幸地是,連它們也被毀了。在科爾切斯特的正教教堂──上海的聖伊望教堂裏仍保存著另一小部份聖人的聖髑,另有一小部份聖人的聖髑保存在拉姆斯蓋特的一座羅馬天主教教堂裏,該堂還保存有坎特伯雷的聖老楞佐的一塊聖髑。

坎特伯雷總主教聖奧斯定

在英國,有許多天主教與聖公會的教堂是奉獻給坎特伯雷的聖奧斯定的,儘管有更多的教堂奉獻給希波的聖奧斯定。在一千四百前由意大利傳教團帶到英國的八部古代的手抄本中,只有兩部保存至今。其中一部是七世紀初的聖本篤會規的抄本殘卷,保存在牛津的博德雷揚圖書館裏(牛津還有一部七世紀中葉抄寫的福音書與聖奧斯定相關),另一部是著名的「聖奧斯定福音書」,它抄寫於七世紀初,很可能屬於聖人本人(保存在劍橋的基督聖體學院的圖書館裏)。在歷任坎特伯雷總主教的陞座典禮中都要用到這部福音,直到今天(每當坎特伯雷總主教陞座時,都要將它迎請至坎特伯雷)。

在牛津的主教座堂有一幅十四世紀的聖奧斯定的彩色玻璃畫像。在坎特伯雷的主教座堂,以及貝德福德日課經的抄本上,也有十四世紀的聖奧斯定的聖像,在羅馬的聖額我略教堂裏也保存著一幅十四世紀的聖奧斯定的壁畫像。

埃塞爾伯特王與貝爾塔王后積極支持奧斯定的傳教工作,對英國正教的傳播做出了巨大貢獻,在他們去世後,兩人都被敬禮為聖人,儘管我們並不知道聖貝爾塔的正式瞻禮日期。雖然在聖奧斯定去世後,在英格蘭南部的許多地方,異教信仰再度抬頭,但他的傳教工作卻在鄉村復興了人們的生活,開始了英國再基督教化的漫長歷程。在奧斯定來到英國之前的兩百年間,英國人與歐洲大陸處於隔離倒退之中,奧斯定的傳教團給他們帶來了真信仰、學問、藝術、文學、音樂與醫藥。

聖貝爾塔的聖像
供奉於坎特伯雷的聖瑪爾定堂

現在,讓我們說說在坎特伯雷與聖奧斯定有關連的聖地。

都爾的聖瑪爾定小堂是世界上仍在使用的最古老的基督教教堂之一。這一小堂的一部份建築可以追溯到後羅馬時代。儘管它的大部份已被重建,但部份建築中仍有羅馬時期的磚。它的聖所的南面有一道牆完全是羅馬時代建成的。它的門道是撒克遜時代建成的。教堂顯然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予以擴建(因為坎特伯雷鎮上的信友數目不斷在增加),與現存的教堂建築相比,原來的教堂更小。這座小堂本是聖貝爾塔王后的私人小堂──她的聽告解神父聖留德哈德就在那裏事奉;奧斯定來英國後,在主教座堂建成之前,主教本人也在這裏舉行禮儀。聖埃塞爾伯特王就是在這裏受的洗,他與聖貝爾塔王后一起在這座小堂裏受到紀念:彩色玻璃窗上畫著聖埃塞爾伯特王受洗,聖貝爾塔的聖像就供奉在羅馬時期的那道牆前。

教堂的聖洗池的上部主要是十二世紀建成的,下部則較為古老,非常可能是在聖埃塞爾伯特王受洗時使用的。1840年代,人們在聖瑪爾定小堂的庭院裏發現了一枚撒克遜時期的金幣(或奬章),它可能曾被當作勛章來使用,就在發現它的地方,人們還發現了一個婦女的墳墓。聖留德哈德的名字被刻在金幣的一面,金幣的另一面刻有十字架。這證實了聖留德哈德確有其人(當時的一些學者對聖人是否確有其人表示懷疑)。如今,這一獨一無二的金幣被收藏在利物浦的世界博物館裏。

坎特伯雷的聖奧斯定修道院遺跡

由聖奧斯定所創建的坎特伯雷修道院的遺跡是另一處名勝。它們位於坎特伯雷的主教座堂不遠處,如今附屬於坎特伯雷的諸王學校(Canterbury’s Kings School)。一些人認為這所學校前身就是奧斯定本人開辦的學校。聖人所開辦的那所學校後來成為全英國最重要的學校之一。在德奧多若任坎特伯雷總主教,阿德里安任修道院院長(他是非洲的柏柏爾人,管理修道院四十多年,直到他於710年去世)的時候,修道院有了很大的發展。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這座修道院是歷代坎特伯雷總主教與肯特國王的墓地。它有一個巨大的圖書館,藏有許多珍貴的古老手抄本。這座修道院最初奉獻給聖伯多祿與聖保祿,十世紀時,為了紀念它的創建者,聖鄧斯坦將它重新奉獻給聖奧斯定。

聖埃塞爾伯特與聖貝爾塔的銅像
立於坎特伯雷的聖奧斯定修道院原址

這座中世紀的修道院十分巨大,可以與現在的坎特伯雷主教座堂相比。不幸的是,這座有著九百多年歷史的修道院──它是古代英國的修道、教育與學術中心──於1538年被亨利八世下令解散了,之後,它就漸漸荒廢了。如今作為英國的文化遺產,修道院的遺跡受到妥善的保管。在這裏進行了大規模的挖掘,在附近建起了一座博物館與遊客中心,向人們講述著這一地點的故事──的確,它是英國歷史上最具意義的一個地方。在修道院的遺跡中,我們可以分辨出聖伯多祿與聖保祿大堂,以及聖潘克辣大堂的遺址。聖埃塞爾伯特與聖貝爾塔的巨大銅像就樹立遺跡之中。這是一個十分神聖的地方,因為有許多初期英國教會的聖人就長眠於此地。最近,人們在修道院的領地內的那些被認為是早期聖人的墳墓的地方做了標記(天知道,也許一些聖人的聖髑還躺臥在這些標記下面的土地裏)。

長眠於聖奧斯定修道院的聖人有:聖奧斯定(首任坎特伯雷總主教),聖老楞佐(第二任坎特伯雷總主教),聖麥勒托(第三任坎特伯雷總主教),聖猶斯托(第四任坎特伯雷總主教),聖奧諾里(第五任坎特伯雷總主教),聖德烏斯德迪特(受洗時取名弗里托納,第一位出生於英國、第六任坎特伯雷總主教,+664年),塔爾索的德奧多若(第八任坎特伯雷總主教,+690年),聖貝爾特瓦爾德(第九任坎特伯雷總主教,+731年),聖塔特懷恩(第十任坎特伯雷總主教,+734年),聖諾瑟爾穆(第十一任坎特伯雷總主教,+739年),聖楊伯特(第十四任坎特伯雷總主教,+792年),坎特伯雷的聖阿德里安,肯特國王聖埃塞爾伯特,肯特王后聖貝爾塔,明斯特的聖女彌爾德雷德(死於八世紀初;十一世紀上半葉,為了保護她的聖髑免受異教的丹麥人的褻瀆,她的一部份聖髑被敬遷至此),聖女彌爾德吉特(聖彌爾德雷德的姐姐,死於七世紀末)。

坎特伯雷主教座堂

坎特伯雷的救主基督主教座堂──其現在的建築主要建於十二世紀,由石灰石所建成──是英國著名的旅遊勝地,也是英國歷史的中心。602年,聖奧斯定修建了坎特伯雷的第一座主教座堂。不久之前,部份撒克遜時期的建築在現今的主教座堂的正廳之下被發現。主教座堂最早的部份是地窖──它的一部份是十一世紀建成的。儘管其大部份珍寶在宗教改革時期,被亨利八世下令野蠻地破壞了,主教座堂裏仍有許多紀念碑與文物。人們經過這座令人印象深刻的基督教堂的大門進入主教座堂,在大門的上方有一非常華麗的基督像。主教座堂西部的塔樓,連同著名的貝爾•哈利塔都極為壯麗輝煌。主教座常西面有優美的巨型彩色玻璃畫,它是英國現存最古老的彩色玻璃畫(作於1170年代)。

在聖伽俾額爾小堂裏的十二世紀的壁畫,描繪了聖若翰洗者的一生。主教座堂歌席後面的大祭臺被奉獻於多默•白凱,他於1170年被亨利二世國王的騎士殺害(亨利二世後來為了補贖自己的罪,像一個普通的朝聖者那樣前往主教座堂,在他的墳墓那裏祈求他的寬恕,甚至讓坎特伯雷的修士鞭打自己)。在大祭臺的兩側是指示兩位前任正教的坎特伯雷總主教聖鄧斯坦與聖阿爾斐吉的陵墓的標誌。在主教座堂裏有許多地方仍是被奉獻用來紀念多默•白凱的,他受到羅馬天主教徒的敬禮,在中世紀的時候,他的墳墓吸引了成千上萬的朝聖者前來,他是在英國最受敬禮的天主教聖人,也是於大分裂後在整個西歐最受人敬禮的天主教聖人之一。雖然他的墳墓與遺髑已在宗教改革時期被毀,仍有一小部份他的遺髑保存至今,它們被保存在坎特伯雷的多默•白凱大堂裏。

在主教座堂的其它珍寶中,還有許多十三世紀建成的基督生平與不同聖人(例如,十二世紀的聖保祿宗徒與蛇的畫像)的彩色玻璃畫像。還有著名的「聖奧斯定主教座」,它是十三世紀用波白克大理石製成的,歷代坎特伯雷總主教都要在上面正式陞座。還有一座被稱為「科若納」的著名小堂,該堂是奉獻給當代各主要基督教派的全體殉道者的。以下是所有葬在坎特伯雷主教座堂裏的聖人的名單(沒有人知道是否這些聖人的聖髑仍不為人知地主教座堂的地下):

聖卡思伯特(第十二任坎特伯雷總主教,+760年),聖布瑞格懷恩(第十三任坎特伯雷總主教,+764年),聖埃塞爾哈德(第十五任坎特伯雷總主教,+805年),聖普雷格蒙德(第二十任坎特伯雷總主教,+923年),聖阿瑟爾穆(或阿瑟爾罕穆,第二十一任坎特伯雷總主教,+927年),聖奧鐸(或善人奧達,或塞維爾,第二十三任坎特伯雷總主教,+958年),聖鄧斯坦(第二十六任坎特伯雷總主教,+988年),聖阿爾弗里克(第二十九任坎特伯雷總主教,+1005年,請不要與博學的修道院院長、學者與靈修作家恩舍姆的阿爾弗里克相混淆),聖阿爾斐吉(第三十任坎特伯雷總主教,+1012年),善人聖埃塞爾諾思(第三十二任坎特伯雷總主教,+1038年),聖埃德希吉(第三十三任坎特伯雷總主教,+1050年),溫徹斯特的聖斯維廷(他的頭骨保存在這裏,+862年),聖烏爾甘(八世界的不列顛傳教士,他是高盧的阿特瑞巴提人的光照者,在阿辣斯度獨修生活;他的一部份聖髑保存在這裏)。正如我們看到的,有二十二位正教的坎特伯雷總主教被宣聖──聖奧斯定是他們中的首領。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空軍空襲了英國,但是主教座堂卻幸存了下來,當然,這一定是因為聖奧斯定的代禱。就如我們所知道的,1943年在達拉謨也發生了類似的事情:聖卡思伯特拯救了達拉謨城(聖人的聖髑就保存在那裏),該城因濃霧彌漫而免受德國空軍的轟炸。

「聖奧斯定之路」是從拉姆斯蓋特通往坎特伯雷的一條小路,大約有二十英里長,一路上有許多與聖奧斯定相關的地方。它始於拉姆斯蓋特的聖奧斯定天主教堂,一路經過克利夫散德村(按照一種傳說,聖人就是在這裏登陸英國大陸的;449年,撒克遜人的首領海恩吉斯特與霍爾撒也是在這裏登陸並定居在英國的),聖奧斯定十字架,塔奈特的明斯特,坎特伯雷附近的佛德維奇(據說它是英國最小的市鎮;人們相信鎮上古老的聖瑪利亞堂裏曾保存有聖奧斯定的一部份聖髑)。

神聖的司教聖奧斯定,請為我們祈求天主!

本文原作者:Dmitry Lapa
原文網址為:http://www.pravoslavie.ru/english/9405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