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牧师”(Canon)的出现是与西方教会于第八世纪时改革圣品人的生活有关的。在第七、八世纪时,不属任何修会的圣品人纪律松懈,士气低落,陋习丛生,其中最为人所诟病的,包括不守独身之誓言、酗酒、好勇斗狠、沈溺于打猎、豢养猎狗猎鹰等动物、及流连于娱乐场所等。由第六世纪末起,教会的议会不断提醒圣品人要过无可指责的生活,但是,由于没有具体的计划去执行纪律,因此,这情况一直没有改善。

第八世纪初,英国传教士波尼法修(Boniface,680-754)获教廷委任为日耳曼地区教会主教,他不畏艰辛,在当时被形容为“野蛮民族”的地区勤奋工作,不但亲身向他们传福音,感化他们归信基督,还着手组织该地及法兰克地区的教会,编制教会法律(Canon Law),使该教会渐渐成为一个有秩序的教会。

波尼法修的改革工作是以教会的整体生活为对象,他要求整个教会都要遵守教会所订定的规例(Canons)。在差不多同一时期,他的一位门人亦展开一项规模较小,但同样重要的改革工作,就是提高圣品人生活的质素及纪律。这位门人是梅池(Metz)的主教克罗特刚(Chrodengang,708-766),他生于富有的贵族家庭,很欣赏修会的严格和有纪律的生活,曾用自己的财产建造两间遵行本笃修会会规的修院。克罗特刚对修会生活的赞赏自然影响到他对理想的圣品人生活的看法,他希望不属修会的圣品人,像修士们一样,过著有纪律的生活,他要求在他们管辖区内的圣品人,都励志教会遵守法律中与圣品人生活有关的规例。他鼓励这些圣品人住在一起,组成团体,日常生活和工作都以这些规例为依据。不过,在乡村地区,圣品人人数不多,并且散布四处,实现这个理想并不容易;在大城市中,圣品人人数较多,并且比较集中,这理想比较容易实现。

当时的大城市多数是主教的座堂所在地,只要在座堂加建宿舍,便可让在城市工作的圣品人住在一起,组成团体,因此,愿意严格遵守教会规例过群体生活的圣品人多数是附属于主教的座堂,被称为“法政牧师”。他们除了负起牧民和教导的工作外,还要协助主教管理座堂,例如负责座堂的修葺保养工作,并且要参与座堂一日数次的崇拜,事实上,这些“法政牧师”的团体生活的焦点是每日的几次“日课”(daily office)或“时辰祈祷”。

到第十一世纪时,这些法政牧师团体发展蓬勃,其中最著名的是圣奥古斯丁团体(Canons of St. Augustine),他们所遵守的规例相传是由圣奥古斯丁所订定的。到第十二世纪时,这些团体便开始式微,不过,自此以后,在圣公宗的传统中,在座堂工作的牧师大多数是由座堂议会(Cathedral Chapter)委任为法政牧师,与座堂主任(Dean或Provost)组成座堂议会,一起策划崇拜、牧民、教导和管理等工作。

除去法政牧师外,很多座堂还有“初级法政牧师”(Minor Canons),他们的工作主要是负责座堂的崇拜,在管理方面,没有决策权。大多数座堂还有另一类法政牧师,他们不是在座堂全职工作的牧师,故被称为 “名誉法政牧师”(Honorary Canons或Prebendary)。

发布日期: 2011年6月20日

作者:林寿枫

(转载《教声(18/5/1986)》及圣马利亚堂周刊)

原文链接:http://dhk.hkskh.org/ststephen/ministry_article.aspx?id=957